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之父 John Dewey 曾說:”I believe that education, therefore, is a process of living and not a preparation for future living.” 既然廣泛閱讀/視聽的教育活動,主要都是在「利用語言來取得娛樂或知識」(也就一種人類真實生活中的活動),那麼我們可以說,廣泛閱讀/視聽其實可以算是一種 learning by doing 的教育方法。相較之下,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大部份的語言教育風格都是在利用「講授與測驗」來幫學習者準備足夠的能力,以求未來能夠利用語言去取得知識或娛樂。

Continue reading “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

單就語言學習來說,看影片比看文字多了「聲音和影像」兩個輸入的 channel,感覺學習效果就是會比較好對吧!話雖如此,當筆者請教廣泛閱讀專家的意見時,得到的回應卻是:「看影片學習英語會比閱讀文字好嗎?有科學證據嗎?」。這才發現原來以影片做為學習素材,在學界是備受質疑的。

Continue reading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

廣泛閱讀論文導讀:Extensive reading in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

警告,此影片極端學術導向。可能會導致觀看的人血糖降低,若有飢餓、頭暈、心跳加速、臉色蒼白、冒冷汗,全身無力等症狀,請即刻停止觀看。

影片內容為 extensive reading 在日本做的大型實驗,其結果相當驚人,是筆者剛接觸到廣泛閱讀時看的論文,特別錄制論文摘要供讀者快速了解學術界的研究成果。若要下載論文 pdf 檔,請至 → google scholar ← 查詢。Ref. Mason, B., & Krashen, S. (1997). Extensive reading in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 System25(1), 91-102.

英語單字記了又忘?到底要記到多熟?論「生字識別」字典及訓練系統 (bestbanana.ml & notstupid)

在傳統的教育體制下,英語單字的小考題目通常是「中文」,然後請學生寫出「英文」。中文代表「意思」,而英文則代表「形狀&聲音」。這種考試方法,在學術上叫做「輸出」 (output),也就是說,學生需要擁有將某個意思寫成文字形狀,或者講出聲音的能力。然而,眾所週知,這樣子背單字很痛苦更容易忘記,似乎不是個好方法。我們的問題是:語言學習真的有需要記到這樣子的深度嗎?眼前的生字,如果不去背它,是不是有可能在未來還會不停出現,進而讓人不知不覺就記起來了呢?

Continue reading “英語單字記了又忘?到底要記到多熟?論「生字識別」字典及訓練系統 (bestbanana.ml & notstup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