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

「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之父 John Dewey 曾說:”I believe that education, therefore, is a process of living and not a preparation for future living.” 既然廣泛閱讀/視聽的教育活動,主要都是在「利用語言來取得娛樂或知識」(也就一種人類真實生活中的活動),那麼我們可以說,廣泛閱讀/視聽其實可以算是一種 learning by doing 的教育方法。相較之下,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大部份的語言教育風格都是在利用「講授與測驗」來幫學習者準備足夠的能力,以求未來能夠利用語言去取得知識或娛樂。

Dewey 進一步解釋:“I believe that the school must represent present life-life as real and vital to the child as that which he carries on in the home, in the neighborhood, or on the playground.” 按照這個想法,實驗課程利用非同步遠距教學的方式是個更棒的做法!學習者不是在教室,而是在「真實的生活環境」中參與課程活動。並且,因為作業內容是要取得娛樂或知識,所以課程活動內容更是為了「真實生活的目的」而設計。在這樣子的課程裡,老師的角色變成了教練,透過鼓勵、協助、提供輔助工具等等方式,領導所有學生不停去「做中學」。而最終,我們期待課程活動結速後,目標語言的利用行為仍會存在於學習者的真實生活中。


Reference

Dewey, J. (1897). My pedagogic creed (No. 25). EL Kellogg & Company.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Kpcr2_bXIa0C&printsec=frontc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