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E 追求「動態個體化」教育:dynamic individulized education style

Best Banana English 致力於追求嶄新, 完美的「英語」學習體驗,而引導我們前進,最重要的明燈,便是 FLOW 理論!其強調的按個體差異化來調整學習活動,不僅能為學習者帶來巨大的成就感,更在能在腦科學的層面上,強化腦部記憶神經的聯結,提高學習的效率,請參考:

Takeaway

  • The ideal English drilling model of BBE is based on the theory of FLOW which features individualized learning style.
  • It is because of the high cost of the FLOW implementation that classrooms nowadays remain the lecture-style pedagogy leading to “learned helpless” on a massive scale.
  • It has been kicked off to integrate technology into learning & teaching process to reduce the cost of 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in America by Khan Academy.

FLOW 設計實例:發音

FLOW 有個重要原則,challenge 要比學習者的 skill 多 4% 左右,這個觀念應用在語言的學習上,舉個簡單的例子:發音。在台灣的教室裡,一個單字被老師唸出來,聲音進入學習者的腦袋裡的次數,不超過三次,更別提 native speaker 唸出來然後進到腦子裡的次數了!更糟的是,在這短暫地三次訓練後,學習者開始複習,每次的動作都是自己唸給自己聽,導致錯誤的記憶不停加深,學習效率低下,成就感盪然。理想上,我們應該依照 FLOW 的理論:


  • 找到真人發音。
  • 大量地 input 正確發音進入腦子裡。
  • 等待腦子裡相關的神經長全,也就是 skill 提升了。
  • 學習者開始自己發音,也就是提高挑戰難度。

當然,想要這麼做的話教室的操作成本是相當高的,也因此,BBE 開發了AI資訊輔助系統來減少成本,讓這個理想中的學習模式得以實踐。

低成本的演說式教育導致「習得性無助」:Lecture-Style pedagogy leads to “Learned Helpless”

FLOW理論已出現近百年,其內涵亦簡單易懂,然而,由於學習者的個體化差異甚大,要按 FLOW 理論為每個學者量身打造課程,實務上幾乎是不可能的!其結果,直到2019年,全世界的校園主體 ,仍然多為「一對多,演說式」課程,然而,如此批量化的教育法,對於學習動機上的抹殺是難以想像的!

這些教育工廠無視學習者的個體差異,就算學生聽不懂也硬要他們呆坐教室,下課後寫作業有疑惑時求助無門,帶著一堆問號去考試更是大受打擊……

漸漸地,他們不只失去了學習動機,更開始「厭惡」學習,他們將失去學習的自信,認定學習是件噁心的事情,請參考「learned helpless」:

在美國,FLOW 已經透過科技抑減成本,開始實踐了!

在美國,Khan academy 已經開始採用科技來降低教育成本,使得更個體化的教育方式得以實現,可說是全世界教育革命的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