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I 做中學!淺談 CBI, EVA, Language Immersion, EFL, ESL, CLIL, EMI

筆者在本文提出 Content Driven Instruction (CDI),其認為語言教育家必需很清楚地與學習者溝通以下資訊:「目標是取得娛樂、知識或者溝通,而語言能力則做為工具順便得到強化」。在此觀念底下「目標」的設定與銷售是關鍵。例如,一個簡單的中翻英課程,學習者通常是被「考試」所驅動著去學習。然而,如果教育家能夠將學習目標包裝的賣相極佳,請學習者「用英文寫一封信給你喜歡的人」,那可能就會產生強大的能量去「驅動 (drive)」學習者。影片裡提到的 Task-Based 則是一種更高級的課程設計,將目標定為「討論計畫一場 Party 」,然後在過程中利用英語溝通來完成任務。

Content Based Instruction (CBI)

CBI 認為「不要為了學英文而學英文,更不要為了考試而學英文」。取而代之,英語能力應該透過學習英語化的「內容 (content,例如數學、歷史、生物等等)」,順便得到強化。在這種做法底下,教育家將 content 以英語包裝起來,設計「依賴英語的學習活動 (language-dependent activities)」,讓學習者必需利用英語來學習 content,英語能力也藉此順便得到了強化。


如此看來,CBI 和 CDI 只差在將 Based 替換為 Driven,因為筆者認為,Content 不只本身俱足了學習語言的必要素材 (詳見 input hypothesis by Krashen),安排得當的話,那更是能擁有強大的驅動力,讓學習者大量且深度投入學習活動,學習成果自然會高效率又有品質。而喚醒這個驅動力的責任,就在教育家身上,此想法與 Krashen 近年來提出的 Compelling Input 概念一致。

Extensive Viewing Approach (EVA)

EVA 的教學方法,本質上就是 Extensive Reading,僅將閱讀的部份改換成影片。在這種教學法底下,學習者可以自由選擇有興趣的影片來看 (Free Voluntary Viewing),進而產生強大的學習驅動力,符合 content driven 的想法。

此方法的 content 雖然不是什麼高大上的學習科目,然而,參考母語學習的過程,如果沒有那些簡單的知識和娛樂,難道母語是學的起來的嗎?詳細做法,可參考筆者在中興大學開設的 → 數位輔助–英語看世界 ← 課程介紹,我們設計了網站與 APP 進行課程活動與作業管理,並利用資訊技術降低利用英語學習的難度,將因為使用英語而造成的驅動力損耗降低,進一步強化 Content Driven 的部份。此作法被稱為 Computer Assisted Language Learning (CALL) 或者 Sheltered Instruction。

Hypothesis by Krashen

CBI/CDI 可以用 Stephen Krashen 的五個假說來解釋與支持,然而,我更喜歡用他和 Tracy Terrell 早期的理論:Natural Approach,來思考。簡單來說,學英文其實可以用學習母語的方法來學習(一種自然的的方法)。試著想像一下,讀者你自己是怎麼學母語的?不就是像 CBI/CDI 一樣,因為要利用母言去溝通、學習知識、取得娛樂…等等,便自然而然地學會了母語嗎?

  1. the Acquisition-Learning hypothesis;
  2. the Monitor hypothesis;
  3. the Input hypothesis;
  4. and the Affective Filter hypothesis;
  5. the Natural Order hypothesis.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ESL) vs English as a foreign language (EFL)

以台灣人來說,如果到了美國學習英語,那麼他就是一個 ESL 的學習者,也就是說,他想要掌握「第二個 (second)」語言,來與當地人溝通。然而,若這位學習者在台灣學英語,那就是個 EFL,因為他想掌握的是一個「外國 (Foreign)」的語言。

想當然 ESL 學的快,因為他需要和他人「溝通」,這個需求有強大的動力能「驅動 ( drive)」自已去利用英語,而英語能力則做為工具得到強化。

Language Immersion & EMI

Language Immersion (語言沈浸),教學的重心放在學科,由學科老師指導(例如數學、歷史、生物等等),指導過程加入英語(Partial Language Immersion),或者全部課程都使用英語(Total Language Immersion);全部都使用英語這部份,又被稱為 English as a medium of instruction (EMI),其邏輯為:sink-or-swim model。

筆者認為 EMI 一點深度都沒有(搖頭),反觀 Partial Immersion,教師可以視學習者的程度,選擇一定比例的中文來替換成英文–彈性相當大!這種彈性能確保學習者真的學到知識,而這種掌握知識的滿足感,能驅動學習者去利用 Partial Immersion 裡加入的英語,使其作為工具順便得到強化。

CLIL

Content and Language Integrated Learning (CLIL),重心放在「語言&學科」平衡發展,由英語很強的學科老師或者學科很強的英語老師指導。筆者認為,這麼理想的狀況,在真實世界只能說「太天真了」,兩個都想要的結果,通常就是兩個都沒有,也因此,這種做法只能在非常簡單的課程上面成功,想當然,語言也學不到什麼,學科也學不到什麼,更別題師資的訓練有多困難(e.g., 喜歡數學的老師,很難也喜歡英文)!

Refrenc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English_as_a_second_or_foreign_language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nguage_immersi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ntent-based_instruction

https://www.sk.com.br/sk-krash-english.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