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BBE 平台看 YouTube 影片有什麼好處?

bestbanana.ml

the best banana for your English health
  1. BBE 平台提供您字幕生字點擊速查功能,降低 EFL (English as Foreign Language) 學習者觀看影片時的挫折與時間浪費。
  2. 您在 BBE 平台速查過的單字,可儲存至個人筆記本,甚至可匯入「我不笨APP」利用 AI 進行有系統的複習管理。
  3. BBE 平台提供您按照「句子」控制影片的功能,方便您向前重複看同一個句子,尤其是對 EFL 學習者而言,常常會遇到同一個句子需要看好幾次的狀況。
  4. BBE 平台提供您可變換的大字幕,據研究,大字幕有利於理解影片(Halamish et al., 2018; Bernard & Mills, 2001; Grobelny & Michalski, 2015)
  5. BBE 平台內有經過挑選,來自不同領域的推荐影片,方便您快速接觸各領域在美國最熱門的主題。相反地,若直接上 YouTube 找,它通常會按照您的所在地(臺灣)餵影片。
Continue reading “用 BBE 平台看 YouTube 影片有什麼好處?”

Opening Adjective 形容詞開頭

一般來說,句首會放「副詞」來修飾整句,然而筆者最近讀的原文書大量出現「形容詞」開頭的句子。Google 了一會兒,似乎沒有什麼答案,大型的文法網站如:https://dictionary.cambridge.org/grammar/british-grammar/adjective-phrases-position 也沒提到。

看完之後,個人覺得這應該是正確的文法,畢竟原文書裡出現了不少,下方影片更是做了相當詳細的介紹。

英語課程使用「理解測驗」comprehension checking 之爭議–技術建構 VS 理解假說 (skill-based or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怎麼會,以「理解活動」為核心廣泛閱讀教學法,不應該使用「理解測驗」?Krashen 回答到  “this is counter to the ideas underlying extensive reading” (Wang, 2013).

Continue reading “英語課程使用「理解測驗」comprehension checking 之爭議–技術建構 VS 理解假說 (skill-based or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廣泛閱讀/視聽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的有效性及效率 (Effectiveness / Efficiency)

Krashen 在 2003 曾說:“Free voluntary reading [extensive reading] may be the most powerful tool we have in language education. In fact, it appears to be too good to be true… with a strong impact on reading, comprehension, vocabulary, grammar, and writing” (p. 15) 然而,廣泛閱讀的有用性,在亞洲廣泛地被老師和大眾質疑,尤其是台灣。他們認為,廣泛閱讀不足以幫助學習者在「考試導向」並且高度競爭的教育制度下存活。換句話說,重要的不止是有效,更要有效率才行!針對這個看法,其實已有相當多的研究成果支持廣泛閱讀及視聽,整理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廣泛閱讀/視聽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的有效性及效率 (Effectiveness / Efficiency)”

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

「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之父 John Dewey 曾說:”I believe that education, therefore, is a process of living and not a preparation for future living.” 既然廣泛閱讀/視聽的教育活動,主要都是在「利用語言來取得娛樂或知識」(也就一種人類真實生活中的活動),那麼我們可以說,廣泛閱讀/視聽其實可以算是一種 learning by doing 的教育方法。相較之下,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大部份的語言教育風格都是在利用「講授與測驗」來幫學習者準備足夠的能力,以求未來能夠利用語言去取得知識或娛樂。

Dewey 進一步解釋:“I believe that the school must represent present life-life as real and vital to the child as that which he carries on in the home, in the neighborhood, or on the playground.” 按照這個想法,實驗課程利用非同步遠距教學的方式是個更棒的做法!學習者不是在教室,而是在「真實的生活環境」中參與課程活動。並且,因為作業內容是要取得娛樂或知識,所以課程活動內容更是為了「真實生活的目的」而設計。在這樣子的課程裡,老師的角色變成了教練,透過鼓勵、協助、提供輔助工具等等方式,領導所有學生不停去「做中學」。而最終,我們期待課程活動結速後,目標語言的利用行為仍會存在於學習者的真實生活中。

Reference

Dewey, J. (1897). My pedagogic creed (No. 25). EL Kellogg & Company.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Kpcr2_bXIa0C&printsec=frontcover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

單就語言學習來說,看影片比看文字多了「聲音和影像」兩個輸入的 channel,感覺學習效果就是會比較好對吧!話雖如此,當筆者請教廣泛閱讀專家的意見時,得到的回應卻是:「看影片學習英語會比閱讀文字好嗎?有科學證據嗎?」。這才發現原來以影片做為學習素材,在學界是備受質疑的。

廣泛視聽:「畫面&情緒」

在 22:20 的地方,YouTuber 興奮地描述「Pegasus」(天馬星座) 的雕像,令筆者印像深刻。這種影像和聲音情緒的雙重衝擊有利於語言學習,相信大家都不會有異議(所以也沒什麼學術研究,歡迎知道的人留言)

Continue reading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