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語是要學到多好?老師VS工程師的思想衝突。

最近看到有老師分享學測翻譯題:「飼養寵物不是一項短暫的人生體驗,而是一個對動物的終生承諾」,竟然寫成:「Pet ownership is not a fleeting life experience but involves a lifetime commitment to the animal」。可以理解,英語老師當然希望用最棒最美的英文來呈現,然而我反對這樣嚇死學生

Continue reading “英語是要學到多好?老師VS工程師的思想衝突。”

英語課程使用「理解測驗」comprehension checking 之爭議–技術建構 VS 理解假說 (skill-based or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怎麼會,以「理解活動」為核心廣泛閱讀教學法,不應該使用「理解測驗」?Krashen 回答到  “this is counter to the ideas underlying extensive reading” (Wang, 2013).

Continue reading “英語課程使用「理解測驗」comprehension checking 之爭議–技術建構 VS 理解假說 (skill-based or comprehension hypothesis)”

廣泛閱讀/視聽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的有效性及效率 (Effectiveness / Efficiency)

Krashen 在 2003 曾說:“Free voluntary reading [extensive reading] may be the most powerful tool we have in language education. In fact, it appears to be too good to be true… with a strong impact on reading, comprehension, vocabulary, grammar, and writing” (p. 15) 然而,廣泛閱讀的有用性,在亞洲廣泛地被老師和大眾質疑,尤其是台灣。他們認為,廣泛閱讀不足以幫助學習者在「考試導向」並且高度競爭的教育制度下存活。換句話說,重要的不止是有效,更要有效率才行!針對這個看法,其實已有相當多的研究成果支持廣泛閱讀及視聽,整理如下。

Continue reading “廣泛閱讀/視聽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的有效性及效率 (Effectiveness / Efficiency)”

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做中學, learning by doing」之父 John Dewey 曾說:”I believe that education, therefore, is a process of living and not a preparation for future living.” 既然廣泛閱讀/視聽的教育活動,主要都是在「利用語言來取得娛樂或知識」(也就一種人類真實生活中的活動),那麼我們可以說,廣泛閱讀/視聽其實可以算是一種 learning by doing 的教育方法。相較之下,在台灣,甚至是全世界,大部份的語言教育風格都是在利用「講授與測驗」來幫學習者準備足夠的能力,以求未來能夠利用語言去取得知識或娛樂。

Continue reading “Learning by Doing VS Extensive Reading/Viewing Course 廣泛閱讀/視聽課程就是「做中學」”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

單就語言學習來說,看影片比看文字多了「聲音和影像」兩個輸入的 channel,感覺學習效果就是會比較好對吧!話雖如此,當筆者請教廣泛閱讀專家的意見時,得到的回應卻是:「看影片學習英語會比閱讀文字好嗎?有科學證據嗎?」。這才發現原來以影片做為學習素材,在學界是備受質疑的。

廣泛視聽:「畫面&情緒」

在 22:20 的地方,YouTuber 興奮地描述「Pegasus」(天馬星座) 的雕像,令筆者印像深刻。這種影像和聲音情緒的雙重衝擊有利於語言學習,相信大家都不會有異議(所以也沒什麼學術研究,歡迎知道的人留言)

Continue reading “廣泛閱讀的下一步,廣泛視聽💯”